成人版快猫

() 意识到他们所走的正是上一次走过的路,埃德开始兴奋起来——并且不可避免地有点得意忘形了。

“我们这是去见费利……去见圣者吗?”他满怀希望地问,“她在等我吗?”

他问了不止一次,肖恩一次都没有回答,也没有像凯勒布瑞恩一样不耐烦地叫他“闭嘴”,但这一点也没有影响埃德的好心情。

无论是试炼还是另一轮“学习”,能跟着费利西蒂,绝对会是相当轻松又愉快的。

他的灵魂拥有强大的力量——费利西蒂这么说过,而他只要学会如何去使用就行了!也许他真的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牧师也说不定……

他还带来了那枚水晶球……的碎片,也许费利西蒂有办法让它恢复原样?

一路不停地胡思乱想,黑色木门再一次打开时候他差点急不可耐地从肖恩身边挤过去。肖恩猛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,力气大得像是要捏碎他的骨头。

埃德不解地瞪着他,肖恩却很快放开了他的手臂,继续在前面带路。

这个有着小小喷泉和彩虹的房间并不是终点。

埃德听见肖恩用低沉的声音吐出简短的咒语,正对喷泉的墙壁无声地降了下去,隐约可见黑暗中有一道向下的阶梯。

埃德微微有些不安——身为圣者的人应该不需要住在这样的密室里,里面甚至连一点光都没有……

当肖恩举步向前时。他还是不由自主地跟上了。

可爱萌妹楚楚动人清纯粉嫩傲娇气质小美女写真

墙壁再他身后悄无声息地合上,周围却并不是想象中的黑暗,墙壁上。岩石中犹如水纹般的浅蓝色纹路,静静地泛出柔和的光芒,并且随着肖恩的脚步声越来越明亮,没过多久,整个房间就像是在水底,有着粼粼的波光和恍如世外的静谧。

但这个密室很小,小得不用转头就能把一切尽收眼底。埃德没来由地一阵阵发冷。竭力不去看房间中央那白色的,似乎是半透明的……石箱。

他不肯承认。也拒绝相信,但那真的……很像是个石棺。

心脏开始毫无规律地狂跳,他慌乱地在小小的房间里寻找那个慈祥的老人——但她显然不在这里。

“为什么带我来这儿?”他开始一步步向后退去,心慌不已地质问。“费利西蒂在哪儿?你问什么要带我来这里?”

肖恩一直沉默地看着那白色的石箱,此时终于转身面对他。

“她就在这里。”他的声音在密闭的房间里显得沉闷异常,“埃德?辛格尔,她让我告诉你,看不见死亡的人,也不可能听见神的声音。”

“死……亡……”埃德怔怔地重复,然无法理解自己听到的东西,“你在说什么?”

“我在告诉你,圣者已逝。”圣骑士团长的声音十分平静。但埃德终于能听出其中巨大的悲伤。

“那不可能……那不可能的……”埃德喃喃自语着,无力地坐倒在台阶上,脑海中一片茫然“我明明见过她。还不到十天之前,就在这里……”

“那么你应该也很清楚,你见到的并非真人。”肖恩平缓的声音听起来如此冰冷而无情。

“但那依旧是她不是吗?她怎么会……为什么……”埃德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头,绝望地意识到,他其实知道的,他早就知道。早在他来到这里之前……

谁曾经试图告诉他,而他却拒绝去理解?

“我知道你所创造的奇迹。埃德……因为我就在这里,在远离卢埃林千里之外的地方,见证奇迹的发生……和为它而付出的代价。这个世界有它的规则,一个生命归来,一个生命离去……我不知道这是否值得,但这不由我决定。”

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落。是的,他知道,他曾经看着那个白色蓝眼的少女在博雷纳额头落下轻轻一吻,然后抬头对他微笑。

他本该看懂那笑容里淡淡的悲哀。

——而他却选择了忘却,只为保护他自己。

埃德努力把自己缩成更小的一团,听着肖恩脚步声从他身边越过,每一声都沉重如鼓,重重地敲在他的心上。

“我无法成为你的引导者……但你自愿来到这里,便已经选择了你道路,而我奉命守护。”墙壁再次无声地降下又身躯,将埃德独自留在这无人知晓的隐秘之地,圣骑士的最后一句话清晰地钻进埃德耳中。

“你唯一的试炼就在这里,埃德?瑟伍克?辛格尔,面对你自己。”

有些事,如果只是做梦的话,该有多好。

无论是怎样的噩梦都会醒来,你只需要告诉自己,那都不是真的,根本用不着在意。

埃德?辛格尔做过许多奇怪的梦——他也喜欢做梦,那感觉像是能够脱离这个空间,行走于无数奇妙的世界,无论说什么,做什么,导致了怎样的结局,都无需承担任何责任。

后来,当渐渐明白他的梦或许不仅仅是梦,他曾有过小小的恐慌——如果他在梦中所犯下的错,真的伤害了某个世界里的某些人,而他却再也没有补偿的机会,那该怎么办?

有好一阵儿他甚至因为害怕做梦而无法入睡。但此刻,他想要做梦……哪怕是逃避也好,如果继续清醒地待在这里,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发疯。

他不知道肖恩?佛雷切已经离开了多久。小小的密室里并不黑暗,柔和的光芒始终如水般流转在他身边,但这里好冷……比冰龙的洞穴还要冷得彻骨。

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周围死一般的沉寂。他听不见说话声。脚步声,连水神神殿里几乎无处不在的流水声也听不见。

他甚至听不见自己的心跳——如果它真的还在跳动的话。

有时他恍惚觉得自己已经在那冰冷的石阶上坐了千百年,他的身体早已化为枯骨。他的灵魂却徘徊不去。因为他所犯下的错,他被永远禁锢在这里,直至世界的尽头。

他所犯下的错……

白色石棺近在咫尺,他却没有再靠近一分的勇气。

如果一切都只是梦……

像是从水底突然冒出的一个小小的气泡,一个念头从他冰冷死寂的脑子里钻了出来——可这不是梦,不是某个他根本不知道在那里,是否存在。再也无法回去的地方,那至少意味着……他还有补偿的机会!

他猛地地站了起来。僵硬的双腿却无法移动,针扎般的一阵痛楚,整个人无法控制地向前扑倒,结结实实地摔在光滑僵硬的大理石地板上。

这里不会有人担忧地扶起他。也不会有人嘻嘻哈哈嘲笑他的笨拙。

他一声不吭地爬起来,半跪在石棺边,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咬着牙想要挪开棺盖,颤抖的双手却使不出一点力气。

他想要再见到费利西蒂……不管是怎样的费利西蒂都好,他想要见到她,即便无法再回答他任何问题,都至少能给他一点勇气。

是的,埃德?辛格尔是个没用的人。他的勇气从来不是源于自己的内心,而是他人的激励……所以他需要朋友,比任何人都需要。他永远无法独自生存。

伊斯就能轻易打开石棺……可他不在这里。

这里没有任何人能帮他。除了他自己。

埃德怔怔地盯着石棺。费利西蒂曾说过他的灵魂之中充满力量……可他却一点也感觉不到,如果没人来告诉他要怎么做……

——“你知道诸神如何创造世界?他们‘想’。”

斯科特告诉过他,凯勒布瑞恩从不说废话……如果“想”真的有用的话,那么,他想见到费利西蒂。非常、非常地想……

缓缓流动在密室中的光芒突然间乱了节奏,光流有片刻的停顿。然后混乱地撞击在一起,闪烁出无声的火花。然后终于找到了方向,开始迅速地转动。

埃德根本没有看见那些。他只是一眨不眨地看着石棺,沉重的棺盖忽地发出一声轻响,像是被某种力量平稳地托起,一点点向上升去,然后无声地滑落到一边,仿佛根本没有重量。

——棺材里是空的。

埃德茫然瞪大了眼睛,看着棺材里那根细长的白色手杖——无论那是什么,反正不可能是费利西蒂。

一瞬间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。

——费利西蒂还活着!

——肖恩?佛雷切骗人!

——混蛋铁壳儿去死吧!!

——费利西蒂在哪儿?

——她知道这一切吗?-

——她真的还活着吗?……

他其实……知道答案的不是吗?……

不知不觉间,他已经抓起了那根手杖。他分辨不出那是什么木头——或者不是木头?虽然拿在手中像是木头的重量,那坚硬的触感却更像是石头,光滑莹润,甚至微微有一丝暖意。整根手杖比他的人还要高,除了顶端被雕刻成一簇微微回旋的波浪,再没有任何花纹。它让埃德想起伊斯那根橡木杖,或许也有一个咒语能让它改变形状?

只是一念之间,从未听过的句子从唇边自然地流淌出来。手杖顶端的波浪骤然间活了过来——浪花飞溅在埃德的脸上,冰凉惬意,微微散开的水流间,一团柔和的光芒漂浮其中,摇摇晃晃,仿佛一尾悠闲自在的鱼。

埃德目瞪口呆地看着,眼中渐渐有笑意堆积。

那点光芒……不知为什么会让他想起费利西蒂那甩来甩去的,长长的马尾。

眨眼之间,手杖恢复了原状。

.()